优美都市小说 擎天霸體訣 txt-267 羽人之殤讀書

擎天霸體訣
小說推薦擎天霸體訣擎天霸体诀
安排肥狼他们带着夏至去找个临时落脚之处,
齐少杰和令狐剑去汇报关于羽人秘境之事,
得知有大量精英落入羽人手中,
他们立刻被带着去见安西要塞的主事,摇光卫庞副统领,
而此刻的庞副统领正在陪着两名突然到访的客人,
一人是摇光卫内卫供奉剑九,
此人化神期境界,是一名战力远超同阶的剑修,
所以很受重视,连摇光卫大统领都很给他面子,
而另一人是在齐家很有地位的齐子墨,也是化神期,
而且以前此人帮过庞统领,
所以这两位客人庞统领都得给予足够的礼遇和重视,
两位客人几乎是不约而同上门,
却都默契的一直未直接道明来意,
心中正纳闷的庞统领接到了急报:
“摇光卫齐少杰和内卫令狐剑有重要之事汇报”
齐少杰姓齐,而令狐剑似乎是剑九的弟子,
庞统领立刻明白俩客人应该是冲着他们才来的,
所以也没费心思去继续试探揣摩,直接命人把两人带过来,
到时候一问便知来龙去脉,
三人都是高阶强者,处变不惊的耐心听完两人的汇报,
庞统领首先开口提问
“你们可知有多少人陷在秘境?”
“超过百人,至于最后有多少被抓就不确定了”
庞统领皱眉沉默,这个数量可不少,摇光卫有些损失不起啊!
“你们谁亲眼看见过雕像吗?”
一旁神态温文尔雅的齐子墨,带着一丝急切立刻询问,
齐少杰没有直接回答,看向令狐剑,
令狐剑当仁不让的说道
“是与我们同行的夏到所发现”
“他为何没跟你们一起过来?”
“他受了伤,一直处于昏睡中,目前还没醒”
“为何不将他带来,有我等在此,自可让他尽快恢复”
“夏到昏睡前交代过,他只需静养即可,不愿被打扰”
“事关上百摇光卫精英的生死,还是应以大局为重,我觉得有些事必须问清楚—”
令狐剑一脸坚持的打断对方
“夏到是内卫供奉崔老的弟子”
“那又如何?我相信就算崔老在此,也定会以大局为重”
齐子墨脸色难看的盯着令狐剑,一旁的齐少杰一脸纠结的开口
“五叔—”
“臭小子,过来让为师看看,你这伤也不轻,可经不得惊吓”
剑九的话令齐子墨立刻一惊,
化神期的剑修战力超凡,自己绝对不是对手,可不能轻易得罪,
“剑老见谅,子墨这也是关心则乱,不是针对你的爱徒”
剑九没搭理他,手指搭上令狐剑的手腕,
“须得静养一月才行,完事后随为师回去吧”
“不用,我在这里就能静养,顺便陪着夏到兄弟”
他的话令剑九不由眉毛一挑,
自己这个徒弟可是眼界很高的,看来这个夏到很不一般,
想想对方居然是崔老的弟子,好像也不突兀,
最起码这个夏到的阵道天赋和人品肯定都很不错,
所以才能入得了徒弟的法眼,
“那就随你,有麻烦尽管跟师傅说,自有师傅帮你出头”
“嗯,多谢师傅”
看着一脸尴尬的齐子墨,庞统领正想开口帮他缓解尴尬,
外面再次有人前来汇报,羽人秘境又有人回来,
将对方唤来询问,再次确认了有大批精英被俘,
但他没能提供新的有用信息,
也不知道有雕像的存在,
“既然他们说羽人的目的是为了谈判,我们就走一趟吧”
庞统领终于对着两名客人开口,
他们肯定是为了雕像来的,想撇开他们不可能,
索性别急着费心思,毕竟东西还没见着呢!
齐少杰和令狐剑离开去跟肥狼他们汇合,
三位高阶强者一起出发,很快就出现在羽人秘境内的防护阵中,
“两位陪我在此静候如何?”
“庞统领客气,当然是客随主便”
他们等了差不多快两天,远方才有一名银翅羽人降落,
然后慢慢走到防护阵不远处停下,
显得有些卑微的低下头颅
“羽族银奎有礼”
“你能做得了主?”
“银奎是羽族大长老,能做主”
“你们想要什么?”
“羽族不敢奢求,只想拥有一片苟延残喘之地,让羽族能传承下去”
“本座可以明确告诉你,哪怕你们付出再大的代价,
这个要求也不可能被允许,也别想拿玉石俱焚威胁,
因为那没用,我们不会为了这点精英妥协的”
庞统领平淡异常的语气,令大长老银奎立刻心如死灰,
百余名精英的生命果然分量不够,那就没得选择了,
“不能离开此地,羽族灭族已成定局,能否网开一面?
放一名羽族族人离开,让我等带着一线希望去死”
庞统领没急着说话,这个要求倒是没太大压力,
一旁的齐子墨却忍不住开口
“你们能付出什么?”
“羽族的资源已经消耗殆尽,还请这位大人明鉴”
“可我怎么听说,你们羽族还有一座整体由超级能量晶石雕琢的雕像存在呢?”
“不敢欺瞒各位大人,雕像确实有,但已经丢了,
如若大人不信,银奎情愿接受搜魂”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并非有人逼你”
齐子墨起身走出防护阵,徐徐行向任人宰割的银奎,
虽然对他的宣兵夺主很有意见,但庞统领忍着没反应,
毕竟,雕像乃是一件重宝,
无需自己做这个坏人,就能知道对方有无说谎也不错,
没等多久,脸色难看的齐子墨便转身返回,
盘腿坐下后陷入沉思—
不用问,肯定是对方没说谎,雕像真的是被谁偷走了。
等了许久,银奎才依然有些恍惚的回神,
他跟齐子墨的境界差距不算太大,
被对方搜魂所造成的伤害很大,而且这种伤害是近乎不可逆的,
接下来的交易过程齐子墨没再插手,
但等羽人金豹被送来后,他再次不甘的开口提出要求,
然后对金豹进行了搜查,却一无所获,
一百多名精英被释放,该离开时齐子墨依然未走,
跟庞统领传音交流后,庞统领默许了他这种有些坏规矩的行为,
“你不该答应让他留下的,等他离开时,秘境里的羽人一定会死光”
走出秘境的剑九看了一眼庞统领传音,
“这个秘境已经没价值了,有伤天和作孽的是他们齐家,
閃婚強愛:霍少的心尖寵妻
可算不到我头上,而且就算我不答应,他们也不会放弃,
平白得罪人也改变不了什么,不过剑兄怎么也放弃了?”
“机缘这东西有时候真的不能强求”
“是啊!可惜有些人就是看不透”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秘境中,失去了所有顾忌的齐子墨开始肆无忌惮,
羽人中稍有身份的都被搜魂,
毫无所得后,他命令所有羽人在秘境中搜寻线索,
并且冷酷无情的宣布:
如果找不到线索,每过一天他就会剥夺百名羽人生命—
当他最终失望离开秘境后,
秘境中已经再无一个羽人存在,而且尸骨无存。